Site Feedback

Notebook

Written in
Author's native language
Show
  • been a while
    我很久都没有个更新这个记本了。。。
  • 坚强的男人不再坚强
    我今年23岁,一路上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从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男孩变成了一个担惊受怕的男人。 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我一路上都在闯祸,我养成了一个不好的习惯,那就是赌博。每次都是扁铁鳞伤。我算是毁了半生的人了。希望大家引以为戒。
  • 阮郎归
    山前灯火欲黄昏,山头来去云。鹧鸪声里数家村,潇湘逢故人。 挥羽扇,整纶巾,少年鞍马尘。如今憔悴赋招魂,儒冠多误身!
  • 轰炸blablbabla
    轰炸 当我的朋友大卫的飞船起飞的时候,士兵们大声地欢呼起来了。“你肯定能做到,大卫伙计!”我放声大喊。这场战争会终于告终了,永不再持续了。在与数百万的RAZE病毒患者奋斗的漫长,可恶的年,每个人都急着要回归并且重建他们的就生活。我呢?我只想回到我的孟菲斯里的平淡的做软件设计师的生活,跟我的妻子再次度日子。那个和我现在的情况的屏障就是大卫挽救剩余的幸存者并且轰炸那座城市。我们都欢呼雀跃地到我...
  • 在法国的波尔多买一个酒庄 a formal letter
    敬爱的宋英, 您好。 自己介绍一下。 我叫Dominique, 是波尔多地区Baron de Christophe 的经理助理, 也是刘大宝的朋友。 刘大宝2010年在波尔多买了一个酒庄。 他告诉我您也想购买酒庄. 一般来说这样的投资很值得但是要注意。 在波尔多酒庄很多,差不多7400,可是高级酒庄很少拿出来发售。 为了帮助您选择买酒庄,我想比较两座酒庄。 附上...
  • Ni Hao!
    Nimen hao! Wo hen xiang xuexi Hanyu.
  • Alizbar音乐会 2015-05-23
    这个周末我跟我的朋友们到B10音乐俱乐部(B10现场)去听音乐会了。这次我们去听俄罗斯的音乐家叫Alizbar根他的乐团,和也是俄罗斯的钢琴家叫Misha Mishenko。之前,音乐会被预定举行在B10现场,可是以后它被举行在旧天堂书店的大厅,大概由于Alizbar演奏室内乐。因我们有点儿晚,到了时候在B10里面已经人满为患,所以不得不站着听。我以前听过他的音乐,比较喜欢,所以知道意料什么...
  • 加油。
    我是在中学时期就慢慢的对英语感兴趣了,也许是我的英语班主任给了我很大的影响!今天突然看到这个网站 我就更有兴趣了 我一定努力学好英语。
  • 句子,请改一下
    今天四点音乐会 (concert). 大家都要来了看一下音乐会。 你们的同学们参加音乐会。
  • 旅游深圳和香港!!上周我在深圳了!
    大家好!你们好吗? 很久没有跟交通了。 今天我要写上周旅游的回忆。 上周我去了深圳。在深圳呆了15天了。我第一次去了中国的南方。我很少熟悉中国南方的情况但是我读了几遍文章关于中国南方城市。 我听说了/读了中国南方比较发达的城市。这是正确的,南方比较发达城市。 第一天我到了香港和过去了深圳,我坐了地铁过去了深圳,我向地铁上看外面的风景,看高高的楼,漂亮的大厦,公园等等。。哈哈哈。 看...
  • Watership Down 第二章: Cornflax (part one)
    从前,几个兔子逃跑出Sandleford。Sandleford的士兵要阻止他们,但是Bigwig(一个士兵)帮他们。Fiver,Hazel,跟几个朋友跑进森林里面。 Once upon a time, some rabbits escaped from Sandleford. Sandleford's soldiers tried to stop them, but Bigwig (a s...
  • A Long Story About a Girl (Part 4)
    請看一看Part 3: http://www.italki.com/entry/551847 有一天,張凱和他母親一起喝茶。 張凱問:“媽媽,你和慧慧的媽媽怎麽交友?” 張凱的母親笑地說:“兒子,我們不是朋友,我們是對手。我們上小學的時候,我們都想成爲最好的學生,所以我們互相嫉恨。有一天,我們打架了,我們都受傷了,我們也哭的很傷心。我們的父母知道後很生氣,讓我們互相道歉,後來我們竟...
  • 温度会根据季节变化而变化
    我們解了 新詞比如 要求 政策 根据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各种要求 xuesheng you yao qiu, bi ru shuo ti gao tamende yu yan shui ping zheng fu de zheng ce hui gen ju remen de yaoqiu er bianhua
  • 我住在工地中
    最近武汉的工地越来越多,尤其在光谷广场和附近的地区。每天都有新的工地出现似的, 所有的路被工地车辆弄破了。让人觉得他们住在工地中, 噪声污染,很多灰尘,工地工人和工地车辆到处都跑。人想开车,路堵死了。你想骑自行车,灰尘将堵住你的鼻孔。你想走路,什么路呢,已经被挖掘机挖走了。 你想过一个健康的生活,想都别想!我听朋友说,他们现在受新的地铁线,同时受一座天桥。这辆个建筑工程并不小,再加上他们同时...
  • 五月二十七号
    今年很奇怪。我七月就满 18 了, 而且我要搬去新的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