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Feedback

找到回家的路

「沒有什麼能使我停留
---除了目的
縱然岸旁有玫瑰,有綠陰,有寧靜的港灣
我是不繫之舟。 」

我雙手捧起茶杯,茶水順著喉嚨緩緩而下,看著窗外蔚藍的天空,我輕呼出茶香氳氤... ...
「不繫之舟,不受任何的誘惑,自由自在地四處遨遊。但,這樣的瀟灑漂泊會是心中真正的自由嗎?」望著天空的雲,我問道。

從我懂事以來,心中總有骨莫名的煩惱與焦慮,老是定不下來,內心深處,好像有一些事,等著去完成。
十年以來,真心希望有一個人,能為我解這個惑並親切地告訴我人生是什麼?生命的意義又是什麼?有時候還會想,自己到底是誰,該往哪個方向走?但,似乎沒有一個人能明確地告訴我---直到我遇到這一個人。

這天,冷鋒來臨,令我不禁想躲在書店裡好好享受一個人的角落。而當我在尋找目標要來搭配我的美好午後時,有一本書叫做「回家的路,是這樣走的」就這樣勾起我的好奇心而「我一直在流浪,彷彿我的靈魂已經漂泊了千百億萬年...」這句話更是把我心中的惑再次挖了出來。宋睿祥醫師,在三十四歲那年躁動不安的靈魂驅使他踏入回教世界,葉門就在他啟程時悄悄開戰,醫院就在火線上。第一位台灣無國界醫生用他的故事來回答我的問題。從一九九七年那一場無國界醫生組織在台灣辦的攝影展,他便和MSF(Medecins Sans Frontieres)結下了緣,而起源是來自一張照片,當時他還是一個乳臭味乾的醫學生,站在一張阿富汗孩子的照片前,久久不忍離去,透過那一雙空洞的雙眼,彷彿把他帶到了阿富汗的現場,這讓他驚覺,世界上許多地方的苦難,並不會因為沒有意識到他的存在,災難就會消失;並不會因為我不認識,苦難就不存在,這個事實像是強大的閃電,擊中了他的心,震醒了他,讓他開始認真地去思考「做一個醫生的使命是什麼?」。不過,在遙遠的異地,簡陋的手術室和無情的戰火之下,漸漸地他發現:「醫生能夠醫治病人的病痛,但對於處理人生深沉的恐懼,往往是束手無策。」在這些年的無國界醫生旅程中,一個流浪已久的浪子,終於找到回家的道路,也終於尋找到生命的方向---「當一個可以用無比的慈悲安定受苦靈魂的醫者,才是真正超越國界,不分宗教,沒有藩籬的『無國界醫生』。」

十年了,因為這位曾流浪的醫者,我找到了生命的方向而那心中塵封已久的惑也終於被解開。或許,這些年,我之所以會那麼起伏不定,是因為在追尋人生所為何而來的答案,但在尋尋覓覓當中,驀然回首,才驚覺,原來我在尋找的是一位能夠引領我找到生命方向的人。我,不再是不繫之舟,因為他,我得以靠岸,上了岸,我開始朝著生命的方向逐步地完成我的使命。

Share:

 

0 comments

    Please enter between 0 and 2000 characters.

     

    Corrections

    No corrections have been written yet. Please write a correction!

    Write a correction

    Please enter between 25 and 8000 characters.

     

    More notebook entries written in Chinese (Taiwanese)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