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Feedback

我的北京的妈妈

我的北京的妈妈不是中国人,也已经不在北京。她是曾经在北京和我住在一起的同屋。那是1998年的事情。她比我大6岁,来中国之前当过保育员,是一个很会照顾别人的日本人。
  当时我们都在语言大学学中文。她是普通班的学生,我是速成班的。速成班一共有8个班,8班的水平最高。由于在日本学习了基本语法,我被分到7班了。其实我的口语和听力差得很,甚至老师的话都听不懂,想回答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上课时辛苦不用说,也感到难为情。虽然我跟老师,同学们的关系很好,但一到早上,我的心情就开始郁闷,每天坐床把双腿耷拉晃荡着对同屋说 "我不想上课。去也没用。反正听不懂。"她什么也没说,做两个人的早饭,做完了就微笑着说 "你吃吧"。像真正的妈妈那样。我吃完了她做的饭,只好去上课,结果,一直到回国她每天为我做早饭了。从来到北京过了大约两个月,我的中文逐渐提高,没有必要郁闷了。最后上课成为最快乐的时间了。
 现在,她在日本有两个孩子的母亲。同时永远也是我的北京的妈妈。我非常感谢她。

Share:

 

4 comments

    Please enter between 0 and 2000 characters.

     

    Corrections

    我的北京的妈妈

    我的北京的妈妈不是中国人,也已经不在北京。她曾经在北京和我住在一起的同屋的人。那是1998年的事情。她比我大6岁,来中国之前当过保育员,是一个很会照顾别人的日本人。 

      当时我们都在语言大学学中文。她是普通班的学生,我是速成班的。速成班一共有8个班,8班的水平最高。由于在日本学习了基本语法,我被分到7班。其实我的口语和听力差得很,甚至老师的话都听不懂,想回答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上课时辛苦不用说,也感到难为情。虽然我跟老师,同学们的关系很好,但一到早上,我的心情就开始郁闷,每天坐床边,把双腿耷拉晃荡着对同屋说 "我不想上课。去也没用。反正听不懂。"她什么也没说,做两个人的早饭,做完了就微笑着说 "你吃吧"。像真正的妈妈那样。我吃完了她做的饭,只好去上课,结果,一直到回国她每天为我做早饭。从来到北京过了大约两个月,我的中文逐渐提高,没有必要郁闷了。最后上课成为最快乐的时间了。
     现在,她在日本   成了两个孩子的母亲。同时永远也是我的北京的妈妈。我非常感谢她。

    北京的妈妈

    我的北京的妈妈不是中国人,也已经不在北京。她是我在北京的室友。那是1998年的事情。她比我大6岁,中国之前当过保育员,是一个很会照顾人的日本人。
      当时我们都在语言大学学中文。她是普通班的学生,我是速成班的。速成班一共有8个班,8班的水平最高。因为在日本学习了基本语法,所以我被分到7班。但是我的口语和听力差得很,甚至老师的话都听不懂,想回答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上课时辛苦不用说,也感到难为情。虽然我跟老师,同学们的关系很好,但一到早上,我的心情就开始郁闷,每天坐床把双腿晃荡着对室友说 "我不想上课。去也没用。反正听不懂。"她什么也没说,做两个人的早饭,做完了就微笑着说"你吃吧"。像真正的妈妈那样。我吃完了她做的饭,只好去上课一直到回国前,每天为我做早饭。从来到北京大约过了两个月,我的中文逐渐提高,不再郁闷了然后上课成为最快乐的时间了。
     现在,她在日本两个孩子的母亲。同时永远也是我北京的妈妈。我非常感谢她。

    我的北京妈妈

    我的北京妈妈不是中国人,也已经不在北京。她是曾经在北京和我住在一起的同屋。那是1998年的事情。她比我大6岁,来中国,之前当过保育员,是一个很会照顾人的日本人。
      当时我们都在语言大学学中文。她是普通班的学生,我是速成班的。速成班一共有8个班,8班的水平最高。由于在日本学习了基本语法,我被分到7班了。其实我的口语和听力差得很,甚至老师的话都听不懂,想回答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上课时辛苦不用说,也感到难为情。虽然我跟老师,同学们的关系很好,但一到早上,我的心情就开始郁闷,每天坐床坐在床上,把双腿耷拉晃荡着对同屋说 "我不想上课。去也没用。反正听不懂。"她什么也没说,做两个人的早饭,做完了就微笑着说 "你吃吧"。像真正的妈妈那样。我吃完了她做的饭,只好去上。,结果,一直到回国都是她每天为我做早饭从来到北京过了大约两个月,我的中文逐渐提高,没有必要郁闷了。最后上课成为最快乐的时间事情了。
     现在,她在日本两个孩子的母亲。同时也永远是我的北京妈妈。我非常感谢她。

    我的北京的妈妈

    我的北京的妈妈不是中国人,也已经不在北京。她是曾经在北京和我住在一起的同屋。那是1998年的事情。她比我大6岁,来中国之前当过保育员,是一个很会照顾别人的日本人。
      当时我们都在语言大学学中文。她是普通班的学生,我是速成班的。速成班一共有8个班,8班的水平最高。由于在日本学习了基本语法,我被分到(了)7班。其实我的口语和听力差得很,甚至老师的话都听不懂,想回答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上课时辛苦不用说,也感到难为情。虽然我跟老师,同学们的关系很好,但一到早上,我的心情就开始郁闷,每天坐(在)(上)把双腿耷拉晃荡着对同屋说 "我不想上课。去也没用。反正听不懂。"她什么也没说,做两个人的早饭,做完了就微笑着说 "你吃吧"。像真正的妈妈那样。我吃完了她做的饭,只好去上课,结果,一直到回国她每天为我做早饭了。来到北京过了大约两个月,我的中文逐渐提高,没有必要郁闷了。最后上课成为(了)最快乐的时间(事情)
     现在,她在日本有两个孩子的母亲(现在,她在日本,生了两个孩子。/现在,她在日本,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同时永远也是我的北京的妈妈。我非常感谢她。

     

    我的北京妈妈

    我的北京媽媽不是中國人,也已經不住在北京了。她曾經在北京和我住在一起。那是1998年的事情。她比我大6歲,在來中國之前當過保育員,她是一个很会照顾别人的日本人。
      当时我们都在语言大学学中文。而她是普通班的学生,我是速成班的。速成班一共有8个班,8班的水平最高。由于在日本学习了基本语法,我被分到7班了。其实我的口语和听力差得很,老师的话我甚至都听不懂,想回答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上课时辛苦不用说,也感到难为情。虽然我跟老师,同学们的关系很好,但一到早上,我的心情就开始郁闷,每天坐床把双腿耷拉晃荡着对同屋说 "我不想上课。去也没用。反正听不懂。"她什么也没说,做两个人的早饭,做完了就微笑着说 "你吃吧"。像真正的妈妈那样。我吃完了她做的饭,只好去上课,结果,一直到回国她每天为我做早饭了。从来到北京过了大约两个月,我的中文逐渐提高,没有必要郁闷了。最后上课成为最快乐的时间了。
     现在,她在日本有两个孩子的母亲。同时永远也是我的北京的妈妈。我非常感谢她。

     

    你寫的真棒~:)

    Write a correction

    Please enter between 25 and 8000 characters.

     

    More notebook entries written in Chinese (Mandarin)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