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Feedback

又是一段随笔

 

东方的第一线阳光在黑夜之眼里荡漾
北风吹过来一张铜色的
带着桂花香的纸
上面的无数条文
织成了奇异的图案
秋客的笔迹跟他的步伐一样
又敏捷又平稳
只是最后的几道字被雨水淋湿
谁知道,明年的中秋
还需要我的等待吗?

小客栈附近的桂花树还会在的
只是它的叶子,
被微风摘下的叶子
不可能记得今年的我。

Share:

 

8 comments

    Please enter between 0 and 2000 characters.

     

    Corrections

    a bad "translation" =(

     

    東昇於漆黑兮朔風作(zuo),
    桂馨於紋紙兮異圖多(duo),
    秋文與其履兮敏而正,
    文濕而中秋兮我待何(he)?

     

    嗚呼!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

    年年歲歲花相似,年年歲歲人不同。(這段抄襲了刘希夷的《代悲白头翁》)

     

    又是一段随笔

    东方的第一线阳光在黑夜之眼里荡漾
    北风吹过来一张铜色的
    带着桂花香的纸
    上面的无数条
    织成了奇异的图案
    秋客的笔迹跟他的步伐一样
    敏捷又平稳
    只是最后的几道字被雨水淋湿
    谁知道,明年的中秋
    还需要我的等待吗?

    小客栈附近的桂花树还会在的
    只是它的叶子,
    被微风摘下的叶子
    不可能记得今年的我。

     

    写得太棒了!只是有个错别字,条纹和条文不一样。我相信你是笔误。另外,从诗歌韵律和表达习惯来说,我认为前面那个又字删去更好。

     

    Write a correction

    Please enter between 25 and 8000 characters.

     

    More notebook entries written in Chinese (Mandarin)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