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Feedback

我上班的一天

 

几个星期前我终于在上班有机会说中文。我在奥斯陆其中一家医院的放射科工作,会给病人拍片子,做CT扫描什么的。即使住在挪威的中国人不少,但好像来放射科检查一下身体的中国人很少,几乎是没有的。住院的中国人也很少。如果一个不会说挪威语或者英文的中国人会来的话,他经常会跟一位翻译一起来。不过我刚提到的那一天我一下子在放射科的电脑系统看到了有一个中国人要来做一个CT扫描。我也看到了他什么外语都不会说。其实因为几天前他的大脑出了血,他什么话都不会说

如果没办法和病人沟通的话,我们一般要叫一个人帮一下翻译成他们说的语言。那是因为做CT扫描的话,我们经常必须给他们的静脉注射一种对比剂。因为这种对比剂会让人感觉一些症状,我比较喜欢提前告诉他们。基本上有三种感觉。第一个是他们的全身会变很热,第二个是他们的喉咙会有金属味,第三个是他们会感觉像尿尿。有时注射以后也有人会得到过敏反应,可是幸好严重的过敏反应是很少发生的。

他来到放射科的时候我尽量了对他说中文解释一下。虽然他一点话都不会说,但是他的身体语言让我知道他能听得懂。我马上觉得可高兴了!可惜在上班讲中文的机会那么少。我很希望在不远的将来会多了一些。(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说我希望中国人多一点会生病了)

Share:

 

18 comments

    Please enter between 0 and 2000 characters.

     

    Corrections

    我上班的一天

    几个星期前我终于在上班的时候有机会说中文了。我在奥斯陆的一家医院的放射科工作,会给病人拍片子,做CT扫描什么的。即使住在挪威的中国人不少,但好像来放射科检查身体的中国人很少,几乎没有。住院的中国人也很少。如果一个不会说挪威语或者英文的中国人来的话,他经常会跟一位翻译一起来。不过我刚提到的那一天我突然在放射科的电脑系统看到了有一个中国人要来做一个CT扫描。我也看到了他什么外语都不会说。其实是因为几天前他的大脑出了血,什么话都不会说

    如果没办法和病人沟通的话,我们一般要叫一个人翻译一下他们说的语言。那是因为做CT扫描的他们的静脉话,我们必须经常给他们注射一种对比剂。因为这种对比剂会让人感觉到一些症状,我比较喜欢提前告诉他们。基本上有三种感觉。第一个是他们的全身会变很热,第二个是他们的喉咙会有金属味,第三个是他们会感觉想尿尿。有时注射以后也有人会有过敏反应,可是幸好严重的过敏反应是很少发生的。 


    他来到放射科的时候我尽量了对他用中文解释一下。虽然他一点话都不能说,但是他的身体语言让我知道他能听得懂。我马上觉得可高兴了!可惜在上班的时候讲中文的机会那么少。我很希望在不远的将来能多一些。(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说我希望中国人多一点会生病了)

    我上班的一天

    几个星期前我终于在上班(的时候)有机会说中文。我在奥斯陆其中一家医院的放射科工作,会给病人拍片子,做CT扫描什么的。即使住在挪威的中国人不少,但好像来放射科检查一下身体的中国人很少,几乎是没有的。住院的中国人也很少。如果一个不会说挪威语或者英文的中国人会来的话,他经常会跟一位翻译一起来。不过我刚提到的那一天(是)我一下子在放射科的电脑系统看到了有一个中国人要来做一个CT扫描。我也看到了他什么外语都不会说。其实因为几天前他的大脑出了血,(所以)他什么话都不会说

    如果没办法和病人沟通的话,我们一般要叫一个人帮一下翻译成他们说的语言。那是因为做CT扫描的话,我们经常必须给他们的静脉注射一种对比剂。因为这种对比剂会让人感觉(到)一些症状,我比较喜欢提前告诉他们。基本上有三种感觉。第一个是他们的全身会变(得)很热,第二个是他们的喉咙会有金属味,第三个是他们会感觉像尿尿。有时注射以后也有人会得到(有)过敏反应,可是幸好严重的过敏反应是很少发生的。

    他来到放射科的时候我尽量(的)对他说中文解释一下。虽然他一点话都不会说,但是他的身体语言让我知道他能听得懂。我马上觉得可高兴了!可惜在上班讲中文的机会那么少。我很希望在不远的将来会多一些。(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说我希望中国人多一点会生病了)

    我上班的一天

    几个星期前我终于在上班的时候有机会说中文。我在奥斯陆其中一家医院的放射科工作,会给病人拍片子,做CT扫描什么的。虽然住在挪威的中国人是不少,但好像来放射科检查身体的中国人却很少,几乎是没有的。住院的中国人更是少的可怜。如果一个不会说挪威语或者英文的中国人会来检查身体的话,他经常会跟一位翻译一起来。不过我刚提到的那一天,我一下子在放射科的电脑系统里看到了有一个中国人要来做一个CT扫描。我也注意到了他什么外语都不会说。其实因为几天前他的大脑出了血,他什么话都不会说了。

    如果没办法和病人沟通的话,我们一般要叫一个人帮一下翻译成他们所说的语言。那是因为做CT扫描的话,我们经常会必须给他们的静脉注射一种对比剂。因为这种对比剂会让人产生一些症状,我个人比较喜欢提前告诉他们。基本上有三种反应。第一个是他们的全身会变得很热,第二个是他们的喉咙会有金属味,第三个是他们会想尿尿的感觉。有时注射以后有的人会产生过敏反应。幸运的是严重的过敏反应是很少发生的。

    他来到放射科的时候我尽量跟他作了一下中文解释。虽然他一点话都不会说,但是他的身体语言让我知道他能听得懂。我顿时觉得很开心!可惜在上班的时候能讲中文的机会是那么的少。我特别希望在不远的将来这种机会会变得很多。(请你不要误解,我不是说我希望生病的中国人会多一些)

    我上班的一天

    几个星期前我终于在上班期间有机会说中文。我在奥斯陆其中一家医院的放射科工作,给病人拍片子,做CT扫描什么的。即使住在挪威的中国人不少,但好像来放射科检查一下身体的中国人很少,几乎是没有的。住院的中国人也很少。如果一个不会说挪威语或者英文的中国人会来的话,他经常会跟一位翻译一起来。不过我刚提到的那一天我一下子在放射科的电脑系统看到了有一个中国人要来做一个CT扫描。我也知道他什么外语都不会说。其实因为几天前他的大脑出了血,他什么话都不

    如果没办法和病人沟通的话,我们一般要叫一个人帮一下翻译成他们说的语言。那是因为做CT扫描的话,我们经常必须给他们的静脉注射一种对比剂。因为这种对比剂会让人感觉一些症状,我比较喜欢提前告诉他们。基本上有三种感觉症状。第一个是他们的全身会变很热,第二个是他们的喉咙会有金属味,第三个是他们会感觉尿尿。有时注射以后也有人会得到过敏反应,可是幸好严重的过敏反应是很少发生的。

    他来到放射科的时候我尽量了对他说中文解释一下。虽然他一点话都不会说,但是他的身体语言让我知道他能听得懂。我马上觉得可高兴了!可惜在上班讲中文的机会那么少。我很希望在不远的将来会多了一些。(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说我希望中国人多一点会生病了)

     

    我上班的一天

    几个星期前我终于在上班期间有机会说中文。我在奥斯陆其中一家医院的放射科工作,给病人拍片子,做CT扫描什么的。即使虽然住在挪威的中国人不少,但好像来放射科检查一下身体的中国人很少,几乎没有。住院的中国人也很少。如果一个不会说挪威语或者英文的中国人医院的话,他经常会跟一位翻译一起来。不过我刚提到的那一天,我一下子在放射科的电脑系统看到了有一个中国人要来做一个CT扫描。我也看到了他什么外语都不会说。其实因为几天前他的大脑出了血,他什么话都不会说。

    如果没办法和病人沟通的话,我们一般要叫一个人帮一下翻译成他们的语言。那是因为做CT扫描的话,我们经常必须给他们的静脉注射一种对比剂。因为这种对比剂会让人感觉一些症状,我比较喜欢提前告诉他们。基本上有三种感觉。第一个是他们的全身会变很热,第二个是他们的喉咙会有金属味,第三个是他们会感觉像尿尿。有时注射以后也有人会得到过敏反应,可是幸好严重的过敏反应是很少发生的。

    他来到放射科的时候我尽量了对他说用中文解释一下。虽然他一话都不会说,但是他的身体语言让我知道他能听得懂。我马上觉得可高兴了!可惜在上班讲中文的机会那么少。我很希望在不远的将来会多一些。(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说我希望中国人多一点会生病了)

    Write a correction

    Please enter between 25 and 8000 characters.

     

    More notebook entries written in Chinese (Mandarin)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