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th Karp
我也许不应该承认这些,但其实,离开家独立生活之后,我最想念的并不是我父母本身,而是给家庭做饭的那只种感觉。 而且,我虽然单身,但我一点也不寂寞。只有在厨房做饭时才会想有个女友该有多好... 我难以想象比为我喜欢的人做饭更加幸福的事情。好像爱与性可以有,也可以没有,但愿意吃我的料理的人是我生活中的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对我来说,给朋友做饭也是一种享受。我是个极为内向的人,一般不太喜欢聚会,但如果我有机会给大家做饭,那就完全不一样了。我的理想是我在厨房里忙于做饭,几个好友围着我的餐桌聊天。厨房里餐桌不远,我可以偷听。有话说,就可以很自然地插入对话中。没话说,就可以继续做饭,一点社交压力也没有。 然后呢,疫情终于有好转,我终于可以邀请朋友到我家了。第一个邀请的是我的语言伙伴。 中国料理那么好吃,饮食习惯也跟美国很不一样。而且,在很多中国人的眼中,美国料理只有沙拉,牛排,快餐之类的东西那么简单。我很想证明这些只不过是冰山一角,就像中国料理不仅仅是饺子和炒饭这么简单… 反正,给中国人做饭时,我多多少少都会感到一些压力。不是因为中国人挑食,也不是我朋友的标准过于高。这压力全部来自自己。 昨天我给他吃纽约犹太人的传统料理,还有几道普通美式小菜。他好像很享受。成功了!那么,下次该做点什么呢?我兴奋啊!
Jun 14, 2021 6:10 PM
Corrections · 15
我也许不应该承认这些,但其实,离开家独立生活之后,我最想念的并不是我父母本身,而是给家庭做饭的那只种感觉。 而且,我虽然单身,但我一点也不寂寞。只有在厨房做饭时才会想有个女友该有多好... 我难以想象比为我喜欢的人做饭更加幸福的事情。好像爱与性可以有,也可以没有,但愿意吃我的料理的人是我生活中的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对我来说,给朋友做饭也是一种享受。我是个极为内向的人,一般不太喜欢聚会,但如果我有机会给大家做饭,那就完全不一样了。我的理想是我在厨房里忙于做饭,几个好友围着我的餐桌聊天。厨房里餐桌不远,我可以偷听。有话说,就可以很自然地插入对话中。没话说,就可以继续做饭,一点社交压力也没有。 然后呢,疫情终于有好转,我终于可以邀请朋友到我家了。第一个邀请的是我的语言伙伴。 中国料理那么好吃,饮食习惯也跟美国很不一样。而且,在很多中国人的眼中,美国料理只有沙拉,牛排,快餐之类的东西那么简单。我很想证明这些只不过是冰山一角,就像中国料理不仅仅是饺子和炒饭这么简单… 反正,给中国人做饭时,我多多少少都会感到一些压力。不是因为中国人挑食,也不是我朋友的标准过于高。这压力全部来自自己。 昨天我给他吃纽约犹太人的传统料理,还有几道普通美式小菜。他好像很享受。成功了!那么,下次该做点什么呢?我兴奋啊!
“料理”虽然很常见, 但它恰恰不是中国美食。说料理,100个人中国人会认为你在谈日本美食。在中国一般很少说中餐这个词儿,一般说四川菜,广东菜,鲁菜,淮扬菜。只有同时提及西餐,x国菜时,才有可能说中餐。
June 15, 2021
我也许不应该承认这些,但其实,离开家独立生活之后,我最想念的并不是我父母本身,而是给家人做饭的那种感觉。(这里不太明确,是你给家人做饭还是父母给你做) 我虽然单身,但我一点也不寂寞。只有在厨房做饭时,才会想到,有个女友该有多好... 我想不出比为我喜欢的人做饭更加幸福的事情。好像爱与性可以有,也可以没有,但愿意吃我的料理的人是我生活中的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对我来说,给朋友做饭也是一种享受。我是个极为内向的人,一般不太喜欢聚会,但如果我有机会给大家做饭,那就完全不一样了。我的理想是我在厨房里忙于做饭,几个好友围着我的餐桌聊天。厨房离餐桌不远,我可以偷听。有话说,就可以很自然地插入对话中。没话说,就可以继续做饭,一点社交压力也没有。 现在疫情终于有好转,我终于可以邀请朋友到我家了。第一个邀请的是我的语言伙伴。 中国料理那么好吃,饮食习惯也跟美国很不一样。而且,在很多中国人的眼中,美国料理只有沙拉,牛排,快餐之类的东西那么简单。我很想证明这些只不过是冰山一角,就像中国料理不仅仅是饺子和炒饭这么简单… 反正,给中国人做饭时,我多多少少都会感到一些压力。不是因为中国人挑食,也不是我朋友的标准过于高。这压力全部来自我自己。 昨天我给朋友做纽约犹太人的传统料理,还有几道普通美式小菜。他好像很享受。成功了!那么,下次该做点什么呢?我很兴奋啊!
喜欢做饭给别人吃的人是很有爱心💗的人!
June 15, 2021
我也许不应该这样说,但说实话,离开家独立生活之后,我最想念的并不是我父母本身,而是他们给家里做饭的那种感觉。 而且,我虽然单身,但我一点也不寂寞。只有在厨房做饭时才会想有个女友该有多好... 难以想象还有比为我喜欢的人做饭更加幸福的事情。好像爱与性可以有,也可以没有,但愿意吃我的料理的人是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对我来说,给朋友做饭也是一种享受。我是个极为内向的人,一般不太喜欢聚会。但如果我有机会给大家做饭,那就完全不一样了。我的理想生活是我在厨房里忙着做饭,几个好友围着我的餐桌聊天。厨房离餐桌不远,我可以远远听着他们聊天。有话说,就自然地插句嘴。没话说,就可以继续做饭,没有一点社交压力。 然后呢,最近疫情终于有好转,我也终于可以邀请朋友到我家做客了。第一个邀请的是我的语言伙伴。 中国料理那么好吃,饮食习惯也跟美国很不一样。而且,在很多中国人的眼中,美国料理只有沙拉,牛排,快餐之类的东西那么简单。我很想证明这些只不过是冰山一角,就像中国料理不仅仅是饺子和炒饭这么简单… 反正,给中国人做饭时,我多多少少都会感到一些压力。不是因为中国人挑食,也不是我朋友的标准过高。这压力全部来自自己。 昨天我给他做了纽约犹太人的传统料理,还有几道普通的美式小菜。他看起来好像很喜欢。耶!成功了!那么,下次该做点什么呢?有点兴奋啊!
June 15, 2021
我也许不应该承认这些,但其实,离开家独立生活之后,我最想念的并不是我父母本身,而是给家庭做饭的那种感觉。 我虽然单身,但我一点也不寂寞。只有在厨房做饭时才会想有个女友该有多好... 我想象不到还有比为我喜欢的人做饭更加幸福的事情。好像爱与性可以有,也可以没有,但愿意吃我的料理的人是我生活中的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对我来说,给朋友做饭也是一种享受。我是个极为内向的人,一般不太喜欢聚会,但如果我有机会给大家做饭,那就完全不一样了。我的理想是我在厨房里忙于做饭,几个好友围着我的餐桌聊天。厨房里餐桌不远,我可以偷听。有话说,就可以很自然地插入到对话中。没话说,就可以继续做饭,一点社交压力也没有。 现在呢,疫情终于有好转,我终于可以邀请朋友到我家了。第一个邀请的是我的语言伙伴。 中国料理那么好吃,饮食习惯也跟美国很不一样。而且,在很多中国人的眼中,美国料理只有沙拉,牛排,快餐之类的东西那么简单。我很想证明这些只不过是冰山一角,就像中国料理不仅仅是饺子和炒饭这么简单… 反正,给中国人做饭时,我多多少少都会感到一些压力。不是因为中国人挑食,也不是我朋友的标准过于高,而是这压力全部来自于自己。昨天我给他吃纽约犹太人的传统料理,还有几道普通美式小菜。他好像很享受。成功了!那么,下次该做点什么呢?我好兴奋啊!
June 15, 2021
我也许不应该承认这些,但其实,离开家独立生活之后,我最想念的并不是我父母本身,而是给家庭做饭的那种感觉。 而且,我虽然单身,但我一点也不寂寞。只有在厨房做饭时才会想起,有个女友该多好啊! 我很难想象有比为喜欢的人做饭更加幸福的事情。好像爱与性可以有,也可以没有,但愿意吃我料理的人是我生活中的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对我来说,给朋友做饭也是一种享受。我是个极为内向的人,一般不太喜欢聚会,但如果我有机会给大家做饭,那就完全不一样了。我的理想是我在厨房里忙于做饭,几个好友围着我的餐桌聊天。厨房里餐桌不远,我可以听到,如果有话说,就可以很自然地插入对话,没话说,就可以继续做饭,一点社交压力也没有。 然后呢,疫情终于有好转,我终于可以邀请朋友到我家了。第一个邀请的是我的语言伙伴。 中国料理那么好吃,饮食习惯也跟美国很不一样。而且,在很多中国人的眼中,美国料理只有沙拉,牛排,快餐之类的东西。我很想证明这些只不过是冰山一角,就像中国料理不仅仅是饺子和炒饭这么简单,。 不过,给中国人做饭时,我多多少少都会感到一些压力。不是因为中国人挑食,也不是我朋友的标准过高,而是来自自己给自己的压力。 昨天我给他吃纽约犹太人的传统料理,还有几道普通美式小菜,他好像吃得很享受。 成功了!那么,下次该做点什么呢?我兴奋啊!
我也非常享受你的故事呢,你的文字我都能看懂,还有画面在我的脑海里播放呢,感觉你的料理和你的文字一样有令人温暖的感觉😊。
June 15, 2021
Show more
Want to progress faster?
Join this learning community and try out free exerci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