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ck out our updated Community
Alan
我要发明我自己的单词!(ノಠ益ಠ)ノ彡┻━┻

我昨天看了一个关于心理学的文章,叫"How to tell if you're a jerk"(如何看出来你是否是混蛋)

http://nautil.us/issue/40/learning/how-to-tell-if-youre-a-jerk


对于语言来说,我注意到那份文章经常用一个事实上在英语语言不存在的单词:jerkitude。尽管词典里一定没有这个单词,可是英语母语者都能猜到这是一个jerk与attitude的结合,所以明白意思就是“混蛋的态度”。而且,由于英语的语法形态,可以自由地玩儿单词的内部结构发明各种各样新鲜的词。比如,如果我要表达“在现代社会混蛋越来越多”我可以提出 the jerkification of society(我把常用的后缀 -ification放在jerk的后边发明一个从来没被见过的单词。我确定其他母语者一定能明白)



请问,你们认为中文一样灵活吗?比如,你对这些句子什么想法:完全可以?还是能明白但有点不标准吗?还是都看起来像垃圾语言?

1. 为了成为更好的人,人人必须偶尔面对自己的混蛋性


2. 在现代社会,年轻人都陶醉在自己的手机里,甚至如果老人上公车就注意不到,不为他让座。我认为这个变化等于一种“社会混蛋花”的社会现象。


3. 我为我的自私感到自豪而不是感到羞愧!全球的混蛋们起来!让大家知道你照顾自己的需求就是现实的行为!


4. 我认为资本主义就是混蛋主意。富人更富,穷人更穷,最弱小和最贫穷的人遭到忽视和边缘化。


欢迎你们的想法和观点!

Sep 23, 2016 4:15 AM
Comments · 26

哈哈,你很有意思。 在中国,每年都会冒出几个新的词语,在社交媒体上一夜走红,大多都是网友们自行组编的,因为描述的精准和恰当而被广泛接受。有些词语甚至几年后被收录到修订版的词典里,比如“房奴(house slave)”,有些可能就风靡一时,而最终被抛弃在历史长河里了。

你列举的几个句子大概都能懂什么意思除了那个“混蛋花” 哈哈。

September 23, 2016

这种现象应该说任何语言都会有,不然的话,这种语言就不会发展,词汇量就不会增加,因此,不是什么奇怪的现象,在汉语中也一定是大量存在的。

决定性的问题是:我们造的词质量如何?表义是否清晰?等等,最后决定这个词的可接受性,最后是转瞬即逝,还是进入标准词库。

比如,我们在写一篇关于“混蛋”的文章,那么,你的这些句子在这样的文章里出现,临时组合在一起,可能会完全被接受。但是,如果换一个地方,可能就成了不可接受的用法。

再:象“性”、“化”这种词尾,是一种很强的构词成份,几乎许多词都可以加上它们临时使用,但很多并不能成为固定词组。

最后想谈一下你的这个几个句,虽然它们可以理解,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为母语者接受,但这里并不是标准与不标准的问题,而是恰当与不恰当的问题。

比如,老人上车,年青人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不给老人让座,在中国人眼里那不是”混蛋行为“,这和混蛋扯不上关系,那只不过是个人修养,最多会被说成”世风日下“,现在的年青人道德水平不高之类,绝对不至于用到”混蛋“这个词。其实这是个很强烈的骂人的词,会被骂成“混蛋”的行为,是很严重的违反了道德的行为。

只考虑自己需求,只管自己感受,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这是“自私”,与“混蛋”无关,因此,可能说成现代的人越来越自私,会更准确,而不能说成是“混蛋们”。

把“资本主义”骂成“混蛋主义”(不是“主意”)这是完全可以的,每个人对“资本主义”都可以有自己的看法,喜欢也好,谩骂也好,痛恨也好,这是每个人的自由,因此,你痛恨资本主义,你把它骂成“混蛋主义”那是你的自由,无所谓对错。因此,“混蛋主义”的表义是清晰、准确的。不过它一定不会成为固定词组,它们只是一种临时搭配罢了,也可以肯定的说,你并没有造出一个新词来。

最后,可以看出来,汉语和英语的不同,汉语实际上是以单音节词(字)为主要单位的,两个单音节词加在一起,大多数都会被看成是一个词组了,是复合词。比如:“房奴”这个词,并不能算是新词,道理很简单,“X奴”或“XX奴”,这是一个固定的结构,比如,守财奴,钱奴等等,因此,当人们看到“房奴”、“卡奴”等等的时候,是不需要解释就能理解的,算不上是造了一个什么新词,只不过是套用已有的固定用法罢了。


英语则不同,比如,black, board这是两个单词,放在一起,black board还是两个单词,只不过构成了一个词组,但blackboard却是一个单词,第一个使用blackboard的人,就是造了一个新词。

girl是一个单词,-ish是个后缀,那么girlish就是一个单词,我们可以认为第一个使用girlish的人造了一个新词,但是,也可能并不那样认为,因为许多词都可以加上-ish表示一种固定的含义,比如:boyish, childrenish, swedish, selfish等等,甚至可以临时造一个dogish(中国人觉得狗不好,比如“狗眼看人低”,象狗一样说翻脸就翻脸。

September 25, 2016

虽然作为外国人我不能本人判断这种语言好不好听,可是我也觉得绝对不是100%黑白。在英语这种jerkification的“新词“当然不能被视为“标准”,而是大家都能看懂的笑话。而且jerkification比 "the phenomenon in which society has more and more jerks in it”更短小精悍,所以有的情况下破坏规则比说得标准好听(估计我的例子不够好说明这个概念)


不管母语是什么,人人都喜欢用语言玩游戏。有一次我在温州看到一家专门做粥的小餐厅,叫为“温粥人“。老板故意把一个字写错,但究竟谁会指餐厅的名字说这是不正确的中文?

September 24, 2016
完全可以呀,至少你说的我都看得懂
October 3, 2016

To, Lia

真不好意思,“吃货”不是一个新词,比方骂人的话而矣,还有“二货”,也是很难听的话。只不过非北方不觉得那是个骂人的或故意自嘲的用法吧了,就象“作死”,其实也是很难听的骂人的话,现在人也不在意了。二三十年前,你骂别人是“狗”,别人一定和你翻脸,但现在这个狗那个狗,什么单身狗之类,随便讲。我还是认为,现在的人不知道什么话是难听。一个大姑娘满口的“死B”、“diao"之类,真是难听至极,只有农村的泼妇骂街才说的出口的话。


October 3, 2016
Show More
Alan
Language Skills
Chinese (Mandarin), English, French, Persian (Farsi)
Learning Language
Chinese (Mandarin), Persian (Far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