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unity Web Version Now Available
堯堯
關於「給」與「幹什麼」的用法

前幾天剛加入italki,因為剛好在BBC的文章中有推薦到這個網站,於是便加入了。

 

在問答區、作文區或討論區中,我發現非華語人士(以下容我簡稱外國人吧)容易用「給」或「幹什麼」這兩個詞彙。

 

我不確定這兩個詞彙在中國的使用方式,或許中國人習慣用「給」,給我、給你、給...

例如有人會說「能給我解釋一下這個詞的意思嗎?」

但其實「給」有一種上對下且強硬的感覺,對於請求幫助或者和初次見面的人,其實不太適合用「給」

例如上面那句話的意思其實根據不同的語氣,會有完全不同的意思。就像老闆如果口氣很差的說「能給我解釋一下...」,其實是沒有任何試探的強硬意思。

當然我們有時會說「能給我一點水嗎」,這種類似乞求的句子又另當別論,因為他潛意思是,你在上我在下,請求你給我一點東西。

我在中國的一些電影也看過,當有人遞東西給他人時,也會說「給」。在我聽來這有點唐突且略為失禮,「請」是一個最好的替代詞。

其實,「給」有很多替代的詞彙,例如讓、提供...等。上面的句子如果改成「能幫我解釋一下這個詞的意思嗎」會顯得更謙卑。

 

另外關於「幹什麼」或「幹啥」,在台灣,有些家庭不喜歡小孩講幹什麼,講個話為什麼要幹來幹去?

「幹什麼」這個詞也有點強硬,除非是在朋友或熟人之間,又或者很不悅的回答,我們才會說「幹什麼」,或者我們也會說「幹嘛」。

比較好的替代詞是「做什麼」

 

總之,中文是一門很難有一定規則的語言,有些人說台灣人講話很軟,我想有一部份原因是因為禮貌且怕冒犯。

我不確定是不是正確,但我猜這就有點像英國人常用could或would。我從小接觸美式英語教育很少聽到有人說could you,絕大多數直接用can,直到我接觸英式英語時才學到could。can「聽」起來就很直接且強硬,could暫且不管時態,聽起來的感覺就比較柔和。

 

 

 

如果有人想交換語言,歡迎看我的簡介,有我的FB和Skype。

除了中文外,我也會台語(閩南話),雖然我的台語只有可溝通的程度,還不到精通。

我主修心理學,副修商業設計。計畫前往英國修讀碩士。

英文程度普通,IELTS overall: 6, S: 6.5, R:6, W:6, L:5

 

Mar 5, 2015 6:50 PM
13
0
Comments · 13

我是北京人 我不爱说“给”,北京人页不爱用,我们通常说“帮”,比如  能帮我解释下吗?能帮我开下门吗?你说的给只有在你说的上下级关系中才会被用到,不知道是不是影视作品中误导了你。多余“干嘛”“干什么” 我们比较常用到,你对“干”这个字的敏感,就如同大陆人对“操”的敏感,我知道"操"这个词在台湾是什么意思,但每次听到还是想笑,中文博大精深,这些区别也是受文化和地域的影响,没有对错。

March 5, 2015

我也會說幫、講、做,基本上這些在台灣大多都是通用的w

「可以請你幫我解釋一下嗎」也可以用很強硬的語氣說啊!

講話的時候語氣用對了就什麼都對了啦!XD

 

就像當別人說他很耐操的時候

你也可以說:哦?你很耐操噢?(帶著邪惡的微笑+挑眉

一般人馬上就可以發現你想到哪去了

還可以回你:嗯?想試試看嗎?>_O

 

用文字溝通時會有明顯的問題產生

但我們都修了應用文來寫書信,卻還是有人會叫老師"敬啟"他的信ww

要求外國人學中文時要去在意這些事也太強人所難了

我還是覺得語言能溝通最重要

再說就算是同地區的人對用字的看法也會有所不同,像是我覺得回應用的喔、哦、噢可以表達出很不一樣的意思

但我一個男生朋友就不這麼認為,不管我說了多麼有趣的事,他都只會喔喔喔喔喔

 

March 7, 2015

中国大陆南北差异语言习惯也很大,就算是南方,因为有丰富的地方方言,比如广东话、吴语、上海话,即使在说普通话的时候,也会有误解的地方

比如北方人大概会说“你说什么?”,我会说“你讲什么?”这样

我是苏州人,楼主用的这个例子里,我会用“跟”,“你能跟我解释一下……”这样,吴语里面用“帮”,“你能帮我解释一下……”

吴语里面有个讲法,疑问句前面加个”阿“字,换到普通话里就是,”你阿能帮我解释一下……”这样,我有很多北方同学都以为我在陈述而不是提问

“干什么”这个提法,吴语是讲“揍撒”,大概是“做什么”的意思,所以普通话里苏州人也会说“你做什么?”而不是“你干什么”

所以楼主说这个提法比较强硬不是很礼貌,我个人认为还是语言习惯的问题

↖(^ω^)↗

 

March 6, 2015

其实我不是说“干什么”,而是说“搞么事”,是不是霸道蛮横的气息扑面而来啊!其实说话的语气是很重要的,选择的用词是地方语言习惯,如果用林志玲的声音说“搞么事哟”也是很温柔的

March 9, 2015

礼仪用词在中文里的重要性,我赞同楼上台湾朋友的看法,这对母语人群来说都是值得研究一生的课题

虽然我不全赞同关于几个词用法,因为土豆-马铃薯是名词,本身是中性的,给请本身就带祈使语气,自然会觉得给字粗鲁,干字粗鄙,事实上这只是常用语的用法

香港电视剧里经常出现“你好屌”,本意粗鲁不堪,但粤语区的朋友讲出来,我只会高兴,不觉得这是冒犯

March 8, 2015
Show More
堯堯
Language Skills
Chinese (Mandarin), English
Learning Language
English